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切割厚度0.5mm-20mm、不锈钢切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非法敛财超20亿!合浦山口郑琦案审判过程与犯罪细节披露
发布时间:2021-11-15        浏览次数: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郑琦的二审判决书。2020年10月19日,郑琦团伙涉黑案在北海市银海区法院开庭,31名被告人过堂受审。其中,郑琦获刑25年。2021年2月4日,北海市中级法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

  郑琦,曾用名:郑元良,绰号“郑三”、“三哥”,男,1963年4月2日出生,今年58岁,汉族,高中文化,北海奇珠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陈武汉(绰号“支书”):合浦县山口镇山口村委会原党支部书记,北海奇珠集团有限公司员工

  陈祖贤(绰号“陈三十一”):合浦县山口镇党委原副书记,北海奇珠集团有限公司员工

  梁彦龙(绰号“四哥”):合浦县山口镇原副镇长,北海奇珠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原判认定:一、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事实2000年,郑琦成立并实际控制北海奇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珠公司”),通过运作取得“桂粤边境经济开发区”在山口镇的土地使用权,开始申报建设两广大型批发市场。为此,郑琦用金钱腐蚀时任山口镇副镇长梁彦龙、副书记陈祖贤、山口村委会党支部书记陈武汉等政府人员及基层组织人员,利用公权力在征地拆迁过程中获取便利。同时招揽社会闲散人员叶发先和利彬等人成立保安队,采取殴打、威胁等手段参与两广市场建设、强行施工。2001年1月,郑琦等人强行拆除国营山口汽车站造成恶劣社会影响。至此,以郑琦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初步形成。2002年两广市场建成后,郑琦组织保安队叶发先、利彬等人使用暴力、威胁等手段驱赶其他市场摊贩到两广市场经营。2003年,郑琦成为合浦县沙田镇新港综合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港公司”)法定代表人,取得沙田港码头建设项目。2005年,郑琦控制山口镇水厂的经营权,垄断两广市场及山口镇居民、企业的用水用电,并擅自提高水电价格,以停水停电等手段欺压不遵从其意图的企业与群众。2008年,郑琦以安排人员阻止客车进入山口汽车站载客等手段,强迫运德集团北海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缴纳“管理费”。至此,在被腐蚀的相关政府人员庇护下,非法控制了两广市场的生产经营,奠定了其在山口镇称霸一方的地位。2008年,郑琦成立北海奇珠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珠集团”),整合奇珠、新港等公司的资源,经济实力进一步壮大,势力范围扩大至毗邻的沙田镇。从2011年开始,该组织在沙田港码头建设过程中,大肆实施砍伐红树林、毁坏农田、驱赶渔船渔排等违法犯罪活动,导致沙田镇群众民怨四起,采取围堵码头、施工车辆等行为维权,郑琦组织奇珠集团员工并指使邹优辉、叶发先等人召集社会闲散人员超过100人到现场聚集“晒马”示 威,震慑沙田群众。沙田群众转向沙田镇政府要求处理,从而引发了2013年6月1日沙田镇大规模群体性事件。为此,郑琦拉拢腐蚀时任合浦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庞学强、沙田镇党委书记廖锡武等政府人员为其提供庇护,利用公权力平息了该事件。“6.1”事件标志着以郑琦为首的组织影响力在沙田镇进一步扩大。“6.1”事件后,为了维护组织的非法利益,使用暴力压制群众反抗,郑琦先后将当地早有恶名、有犯罪前科的傅石生团伙、梁于洪团伙纳入组织,使组织对当地的非法控制空前强大。该犯罪组织较为稳定,成员较为固定且达到30人,有明确的层级和职责分工。被告人郑琦以奇珠集团为依托,纠集被告人傅石生、梁于洪团伙及被告人叶发先等人为奇珠集团谋取非法利益提供保护,逐步形成了以郑琦为组织者和领导者,被告人罗日胜、傅石生、王乃富、陈武汉、陈祖贤、邹优辉、梁彦龙、徐锡勇、梁于洪等人为骨干成员,被告人付二扁、叶发先、张泽豪为积极参加者,被告人付晚弟、陈继辉、李秀伟、傅亚六、林海、黄旭春、周君祥、李培松、周仕武、周怀石、叶宏振、杨有斌、陈志忠、董贵、卢李保、陈征龙、李保忠等人为其他参加者的较稳定的犯罪组织。郑琦负责决策、指挥整个组织的运转,罗日胜、王乃富为组织运作资金来源,陈武汉、陈祖贤、梁彦龙利用公权力为该组织提供庇护且具体指挥实施多起违法犯罪行为,邹优辉、张泽豪为该组织非法抽砂销售,徐锡勇协助郑琦管理全面工作并利用其原来的公职身份为组织对外接待充场面,傅石生、梁于洪、叶发先、付二扁负责为该组织打击、排挤对手,欺压群众,树立非法权威。为了控制、约束组织成员,郑琦在组织中说一不二,组织成员必须执行。同时,郑琦掌管组织资金,所有资金支出必须经过其同意。组织成员领取报酬不能相互打听,组织成员对外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打着“奇珠集团”的旗号,逢年过节组织成员聚餐和发放红包,增强组织凝聚力。郑琦对组织重要成员给予资金购买汽车,为跟随其去澳门赌博的成员购买奢侈品,借此笼络人心;为组织利益实施违法犯罪表现突出成员予以重用,受法律追究的由组织出钱为违法犯罪的人“平事”。该组织已形成统一约定俗成的纪律。该犯罪组织依托奇珠公司、新港公司、奇珠集团等经济实体的经营活动攫取巨额经济利益,非法聚敛钱财达人民币20亿元以上,具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为了扩充经济实力、维护组织利益,郑琦等人以暴力为后盾,利用黑恶势力排挤、打击竞争对手,铲除障碍,“以黑护商”。该组织还“以商养黑”,将所获收益部分用于支持组织成员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购买汽车、快艇等作案工具,提升组织犯罪能力,增强组织威慑力;组织手下成员聚会、娱乐、吸毒等,增强组织管理和控制;为组织成员发放工资、奖金,提供赔偿费用,增强组织凝聚力;收买国家工作人员,为组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提供庇护。该犯罪组织为了聚敛钱财、排除异己、树立非法权威,有组织地通过暴力、威胁和其他手段实施故意毁坏财物、行贿、诈骗、敲诈勒索、非法占用农用地、非法采矿、寻衅滋事、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骗取贷款、故意伤害等三十多起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该犯罪组织有组织地大肆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对一定区域、行业形成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该组织通过垄断两广市场水电高价收取费用,强行拆除国营山口汽车站,敲诈勒索他人财物,侵占他人土地进行倒卖等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对两广市场的非法控制。该组织还采用暴力、软暴力等手段有组织地在沙田附近一带海域实施驱赶渔船、渔民,驱赶非奇珠集团的抽砂船,“晒马”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对非法采砂形成非法控制,给沙田镇、白沙镇一带造成重大恶劣影响。该组织还通过贿赂等手段,腐蚀拉拢徐锡勇、庞学强、廖锡武、梁彦龙、陈祖贤、陈武汉等多名国家工作人员及基层组织人员为其所用,使该组织势力向基层政权渗透,为组织成员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提供庇护。沙田镇、山口镇当地群众在合法利益被侵害情况下,不敢举报、控告。举报者多次被该组织打击报复,给当地群众造成了强大的心理强制,严重破坏山口镇、沙田镇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二、故意毁坏财物犯罪事实被告人郑琦为建设山口镇两广市场,曾多次与北海汽车运输总公司协商拆除搬迁山口旧汽车站,后因双方意见分歧协商不成。2001年1月16日上午,郑琦纠集利彬(另作处理)、郑松等人,并组织相关工作人员驾驶钩机强行将隶属于北海汽车运输总公司的山口汽车站拆除。三、行贿犯罪事实2003年至2019年,被告人郑琦作为奇珠集团法定代表人,在国家农业综合开发项目补助资金申报、非法采矿、高标准农田建设等事项上,为在套取资金、获取不正当竞争优势、项目承揽、工程验收、笼络国家工作人员为其非法活动提供保护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徐锡勇、庞学强等9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共计人民币914.3万元,其中郑琦指使公司办公室主任被告人罗日胜多次行贿共计人民币99.3万元。

  具体事实如下:1.2003年至2013年,郑琦在合浦县2006年和2008年农业综合开发重点产业化经营项目、申报地方债券资金项目等事项上,在套取农业综合开发项目补贴、获取更多的地方债券资金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且为维系与先后任合浦县财政局局长、北海市财政局副局长的徐锡勇之间的关系以图持续得到其关照,先后分多次给予徐锡勇好处费共计412万元。2.2013年至2019年,郑琦在2014年和2015年合浦县山口农产品交易市场扩建项目、沙田港海域非法采矿等事项上,笼络案发时已升任合浦县政法委书记的庞学强多次为其非法活动提供关照和保护,谋取不正当利益,分五次给予庞学强好处费共计83万元。其中,郑琦指使罗日胜两次送给庞学强现金共13万元。3.2014年至2019年,郑琦在沙田港建设项目、非法采矿等事项上,通过收买先后任合浦县沙田镇、山口镇党委书记的廖锡武,为其在通报检查督查信息、强拆推进项目、利用公权力打击非法采矿的竞争对手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分十二次给予廖锡武好处费共计195万元。其中2018年间,郑琦指使罗日胜送给廖锡武现金5万元。4.2015年至2018年,郑琦在2014年和2015年合浦县山口农产品交易市场扩建项目、2017年廉州镇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等事项上,在项目申报、验收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六次给予时任合浦县财政局副局长卢广平好处费共计70万元。其中,郑琦指使罗日胜三次送给卢广平现金共计35万元。5.2012年至2016年,郑琦在2012年合浦县石湾镇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等事项上,在项目申报、资金拨付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分八次给予时任合浦县财政局农发办主任陈少兰好处费共计50万元。其中,郑琦指使罗日胜三次送给陈少兰现金共计23万元。6.2005年至2011年,郑琦在合浦县2006年和2008年农业综合开发重点产业化经营项目等事项上,在项目申报、验收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分十一次给予合浦县财政局农发办主任陈雄好处费共计47万元。其中2007年至2011年间,郑琦指使罗日胜多次送给陈雄现金共计11万元。7.2015年至2018年,郑琦在2014年和2015年合浦县山口农产品交易市场扩建项目、2017年北海市合浦县沙田水产品集散交易市场新建项目等事项上,在项目审核、验收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分六次给予北海市财政局农发办工作人员傅东明好处费共计20.3万。其中2015年间,郑琦指使罗日胜送给傅东明现金3000元。8.2016年至2018年,郑琦在2014年和2015年合浦县山口农产品交易市场扩建项目、2017年北海市合浦县沙田水产品集散交易市场新建项目等事项上,在项目审核、验收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分三次给予北海市财政局总会计师庞军好处费共计19万元。其中2018年间,郑琦指使罗日胜送给庞军现金8万元。9.2016年至2017年,郑琦在2017年廉州镇高标准农田项目等事项上,在项目申报、审核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分四次给予合浦县财政局农发办工作人员邱竹英好处费共计18万元。其中2016年底,郑琦指使罗日胜两次送给邱竹英现金4万元。四、诈骗犯罪事实2006年至2015年,被告人郑琦明知奇珠公司、合浦雨泽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雨泽公司”)不符合申报财政补助资金条件,未按项目申报要求建设,而授意被告人罗日胜、王乃富跟踪项目申报进展,对接检查验收,罗日胜采取伪造印章、公文等手段,编造虚假申报材料,王乃富对接财政局、农发办等部门,将已建设好的设施翻新当作新设施申报,分四次骗取国家财政补助资金共计1835万元。其中郑琦指使罗日胜参与骗取2006年、2008年、2014年、2015年国家财政补助资金共计1835万元;指使王乃富参与骗取2014年、2015年国家财政补助资金共计1275万元。

  项目具体申报情况如下:1.2006年,郑琦以奇珠公司名义,以合浦县两广大型批发市场扩建项目申报2006年国家农业综合开发产业化经营项目,后项目经验收通过,于2006年获得合浦县财政局发放的财政补助资金280万元。2.2007年,郑琦以奇珠公司名义,以北海市两广大型农产品批发市场扩建项目申报2008年国家农业综合开发产业化经营项目,后项目经验收通过,于2008年获得合浦县财政局发放的财政补助资金280万元。3.2013年,郑琦以雨泽公司名义,以合浦县山口农产品交易市场扩建项目申报2014年国家农业综合开发产业化经营项目,后项目经验收通过,于2015年获得合浦县财政局发放的财政补助资金825万元。4.2014年,郑琦以雨泽公司名义,以合浦县山口农产品交易市场扩建项目申报2015年国家农业综合开发产业化经营项目,后项目经验收通过,于2015年至2016年获得合浦县财政局发放的财政补助资金450万元。另查明,合浦县财政局将2014年国家财政补助资金转到雨泽公司账户后,先后经广西浦厦建设工程公司、廖玉美的账户,由奇珠集团财务李梅梅、郑琦女儿郑冰冰取现;将2015年国家财政补助资金转到雨泽公司账户后,先后经合浦县建设工程总公司、刘存武账户,由奇珠集团财务马梅承、曾夏礼取现。五、敲诈勒索犯罪事实1.2008年1月,新山口汽车站取得从事道路运输站场经营资格并准备投入运营。被告人郑琦以车辆出入汽车站需经过两广市场道路为由,要求运德公司合作运营或者交一定费用,否则不让客车经过其所修建的道路进站,同时安排人员以架设竹竿拦住路口等各种手段卡住来往山口镇的客车和班线车辆,并私自收取费用,致使营运车辆无法进入新山口汽车站。最终运德公司经营困难,无奈之下,2008年9月19日,广西运德集团北海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被迫与奇珠公司签订为期35年的合同,每年向奇珠公司交纳35万元“管理费”。合同签订后,山口汽车站才得以正常运营。至2019年1月止,广西运德集团北海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山口汽车站共缴纳“管理费”3616708元。2019年,运德公司山口汽车站因未按期向奇珠公司缴纳“管理费”,奇珠公司便于2019年7月16日对山口汽车站强行进行停水停电。2.2016年1月的一天,被告人付二扁开奇珠集团的快艇巡逻至沙尾海域与铁山港区神华国华码头海域交界处时,发现有工人放网箱养鱼,便通过电话将此事告知被告人傅石生。次日,被告人傅石生纠集被告人付二扁、付晚弟、陈继辉、林海乘快艇至上述海域找到被害人冯某、付某等人,以该海域是其螺场为由,威胁冯某等人向其缴纳海域使用费,否则就砍断网箱缆绳。慑于傅石生团伙的恶名,冯某等人被迫答应。事后,冯某等人到付二扁家中商谈海域使用费的给付标准,最终商定的标准为每年每个网箱6000元,同时傅石生提出不能再增加网箱,否则会影响到奇珠集团抽砂船的出入。之后冯某、付某、钟其俊、许武、汤正明、刘敬富、张庆前等七人被迫给傅石生海域使用费共12.2万元,其中冯某支付1.8万元、付某支付3万元、汤正明支付1.8万元、刘敬富支付1.2万元、张庆前支付1.2万元、钟其俊支付1.2万元、许武支付2万元。2017年,冯某等人没有交海域使用费,傅石生之妻被告人杨瑜便打电话恐吓冯某等人进行催收,后冯某等七人被迫共给傅石生夫妇10万元,其中冯某支付1.5万元、付某支付2.5万元、汤正明支付1.5万元、刘敬富支付1万元、张庆前支付1万元、钟其俊支付1万元、许武支付1.5万元。六、非法占用农用地犯罪事实2010年至2011年,被告人郑琦因建设沙田港码头一期工程项目,需要砍伐合浦县沙田镇红树林保护区内18.4478公顷(合计276.717亩)土地上的红树林。为此,郑琦安排被告人罗日胜、陈祖贤负责申报环节,使用虚假可行性报告,并贿赂合浦县林业局相关审批人员,从而骗得砍伐证,随后组织人员将上述范围内的红树林全部砍伐,将该地块用于修建码头等设施,致流沙污泥压覆上述地块。经鉴定,包括上述保护区内地块在内的共计24.06公顷(360.9亩)农用地遭到严重破坏,该地块原有天然生长的红树林亦遭到严重破坏。七、非法采矿犯罪事实2013年开始,被告人郑琦为谋取非法利益,在未取得海砂开采海域使用权证且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在疏浚航道时雇请抽砂船、运砂船到沙田一带海域,在施工的海上航道内及超越航道进行开采海砂作业,将所开采的海砂加工后对外销售。被告人梁彦龙、王乃富、罗日胜作为奇珠集团领导层,参与管理采砂事务;被告人邹优辉、张泽豪作为新港公司的副总经理,直接负责海砂的开采、加工、销售等事务;被告人黄旭春负责勘探海砂储量和位置;被告人陈祖贤、陈武汉负责管理被告人傅石生等人维护海上采矿秩序;被告人叶宏振、李保忠、李秀伟、陈志忠负责在海上指挥抽砂、运输;被告人傅石生、付二扁、傅亚六、付晚弟、陈继辉、李培松负责在沙田海域巡逻、监视、驱赶其他船只,被告人梁于洪指挥被告人周君祥、周怀石、周仕武、杨有斌等人在沙尾海域监视、驱赶其他采砂船只,维护该组织非法采矿利益。2016年7月23日、2018年1月3日,合浦县国土资源局两次书面通知新港公司:对航道疏浚物进行选矿,并对外进行销售矿产品,必须按照规定依法办理采矿许可证,否则按非法采矿进行查处。2016年11月19日至2018年10月28日期间,广西壮族自治区海洋局、广西壮族自治区海洋和渔业厅、合浦县国土资源局多次责令新港公司立即停止北海港沙田港区码头和航道建设项目一切建设及抽砂、销售海砂活动。经税务机关核查,截至案发,郑琦等人非法销售海砂价值948792833.84元。另有堆放在北海市合浦县沙田港的海砂,海砂加工后的黄沙、石英砂、尾矿未销售处置。

  八、寻衅滋事犯罪事实(一)2003年两广市场开业后,被告人郑琦为逼迫商贩进入两广市场经营,多次指使奇珠公司保安何伟、庞少波(均另案处理)等人采取收走商品、搬走摆摊工具等手段驱赶在山口镇旧市场经营的摊主,并授意何伟、庞少波叫人来恐吓摊主。同年12月15日,庞少波找来多名社会闲散人员到旧市场内滋事,抢走被害人苏某摊档的猪肉和砍肉刀,随后用刀砍伤苏某的右肩胛。苏某被砍伤后被送往合浦县山口中心卫生院进行住院治疗1天,共花费治疗费500元。经鉴定,苏某构成轻伤二级。(二)2011年开始,新港公司开工建设位于合浦县沙田港码头的一期工程。因该公司在施工过程中违法毁坏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红树林、围堰圈地导致农田毁坏及不准渔船在传统停泊点停泊、避风等原因,沙田镇群众多次向政府相关部门反映问题,但由于反映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而与该公司产生矛盾。2013年5月底的一天,被告人郑琦得知沙田镇群众准备大规模组织人员到码头维权,遂组织被告人罗日胜、王乃富、陈武汉、陈祖贤、邹优辉、梁彦龙、黄旭春等人带领奇珠集团员工,同时指使邹优辉联系被告人叶发先纠集社会闲散人员超过100人聚集在沙田港码头,有组织的采用聚众造势的手段扰乱社会秩序,使群众产生心理恐惧,不敢到码头聚集。2013年6月1日,大量群众向政府上访,爆发了“6.1”群体性事件。(三)2015年6月,新港公司开始在合浦县沙田港吊沉箱建码头。由于前述矛盾仍未解决,吊放沉箱当天,沙田镇群众将多艘渔排停放在施工海面并在渔排上值守。在政府相关部门已经派员到场的情况下,被告人郑琦仍组织被告人傅石生、王乃富、陈武汉、陈祖贤、付二扁、邹优辉、梁彦龙、付晚弟、陈继辉、李秀伟、傅亚六、黄旭春、林海、李培松、董贵、卢李保等到码头对群众进行驱赶,其中傅石生、付二扁一伙开快艇在渔排周围快速兜圈涌起海浪反复冲击渔排,恐吓渔排上的老人和妇女,企图利用其害怕掉入海里危及安全而驱赶其上岸。(四)2014年至2018年期间,被告人郑琦为独霸沙田和铁山港一带海域的非法采矿,指使被告人傅石生、陈武汉、梁于洪分别纠集被告人付二扁、付晚弟、陈继辉、李秀伟、傅亚六、李培松、陈征龙、周君祥、周仕武、周怀石、杨有斌等人,驾船到沙田海域及铁山港海域,对北海市南海洋石英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海洋公司”)的抽砂船以威胁、辱骂、拦截等方式进行驱赶。其中:1.2014年7月的一天,傅石生、付二扁等人驾驶快艇到北海市铁山港高沙头海域,持铁棍威逼正在作业的南海洋公司“矿14”抽砂船员工将船开往沙田港,至第二天才允许该船离开。2.2015年的一天晚上,付二扁、付晚弟、李秀伟、李培松驾驶快艇到沙田西沙尾海域,驱赶正在作业的南海洋公司“矿12”抽砂船不成,付二扁将现场情况向傅石生汇报后,用刀将该船的缆绳砍断后逃离现场。

  3.2016年的一天,傅石生纠集付二扁、付晚弟、陈征龙驾驶快艇到铁山港高沙头海域,组织四、五十名妇女和老人乘坐泡沫船及竹排围堵正在作业的南海洋公司抽砂船,致使该公司抽砂船无法正常作业。4.2016年3月18日下午,傅石生纠集付二扁、付晚弟、陈继辉、傅亚六、陈征龙驾驶两艘快艇到铁山港高沙头海域,上船威胁、殴打南海洋公司“矿12”船上的员工,并强令正在作业的南海洋公司的三艘抽砂船“矿12”、“矿13”、“矿14”停止抽砂并离开。后南海洋公司船员报警处理。5.2016年的一天,梁于洪指使周君祥、周仕武、周怀石、杨有斌召集100多名群众连续两天乘坐多艘渔排到沙田西沙尾海域,围困正在作业的南海洋公司抽砂船,被告人一伙并持锤子敲打抽砂船船舷,逼迫抽砂船停止抽砂离开该海域。(五)被告人郑琦多次向身边人员表示要教训被害人蒋某,并指使被告人傅石生到蒋某家闹事以警告蒋某。2014年至2016年3月,傅石生多次指使被告人林海、董贵、卢李保到蒋某位于北海市海城区住处,采取放鞭炮、泼油漆、写大字、打砸门窗等手段对蒋某及家人进行威胁、恐吓,严重影响蒋某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九、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犯罪事实2014年10月,被告人郑琦为了收购合浦县国营山口林场(以下简称“山口林场”),贿赂林场领导班子并提供转企改制运作费用,试图将林场进行改制。2016年,因合浦县委县政府迟迟未批复同意山口林场改制,郑琦召集山口林场相关人员和被告人徐锡勇、梁彦龙、陈祖贤等人多次开会,煽动林场职工到县委县政府上访施加压力。山口林场领导班子分别于2016年1月12日、4月19日两次组织煽动职工及家属200余人到合浦县政府上访,聚众堵塞县委县政府门口,导致车辆难以通行。事后,上述参与上访的人员每人领取了300元的费用。

  十、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事实2015年9月至11月,在没有发生真实交易的情况下,被告人郑琦通过张云裕(另案处理)找到广东省珠海利鑫泰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鑫泰公司”)实际控制人林泰瑜(已判刑)为新港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286张,发票金额共计28348111.5元,抵扣税额4819178.51元,并按发票金额4.76%至5%的比例支付给张云裕开票费用。十一、骗取贷款犯罪事实2016年3月28日至2018年2月12日,被告人郑琦指使被告人罗日胜、王乃富分别负责与信用社对接和编造虚假经营项目材料,以叶宏振等64名奇珠集团员工名义,向合浦县农村信用社联社山口信用社申请贷款87笔,骗得贷款合计2.232亿元,并擅自改变约定用途,截至2019年7月贷款本金5320万元仍未归还。十二、故意伤害犯罪事实被告人郑琦因多次遭到被害人蒋某举报而怀恨在心一直想教训蒋某。2016年11月21日,郑琦得知蒋某针对其在沙田镇拉横幅后,电话通知被告人傅石生在沙田镇往山口镇方向公路三公里处伏击蒋某。傅石生即安排被告人付二扁打探蒋某行踪,付二扁探清蒋某的行踪后向傅石生报告。傅石生带领被告人林海等人驱车到三公里处守候。后郑琦又安排郑来武(另案处理)叫郑十二(已判刑)等人先在公路四公里处拦截并殴打了蒋某。傅石生一伙未能得逞。蒋某及与其同车的付仁胜被郑十二等人殴打,付仁胜被打伤后于2016年11月21日至同年12月31日分别到北海市人民医院、玉林市中西医结合骨科医院进行住院治疗,共住院40天,共花费医疗费94775.24元。经鉴定,付仁胜构成轻伤一级,蒋某构成轻微伤,车辆损失共55189元。事后,郑琦赔偿车辆损失180000元给车主付金福、赔偿345000元给付仁胜、赔偿4519元给蒋某。

  另查明,傅石生于2016年11月23日、付二扁及林海于2016年11月26日因本犯罪事实被刑事拘留,于同年12月23日被予以释放。十三、违法事实1.2000年,被告人郑琦开发两广市场过程中,因土地使用问题与何宇等23户群众发生纠纷。2015年12月,中央巡视组进驻北海市,因何宇等人向中央巡视组反映郑琦非法侵占土地,被告人郑琦、梁彦龙、陈祖贤将参与上访的何宇、宁大强等人叫到奇珠集团进行威胁。2.2001年至2003年,被告人郑琦在建设两广市场过程中,在没有与山口镇蕃桃山村的村民解决好征地和赔偿问题的情况下,多次指使被告人梁彦龙、陈武汉及奇珠公司保安对蕃桃山村进行征地强拆。强拆过程中,奇珠公司保安先后殴打反对强拆的村民刘平英、张汉仙、黄翠华等人。3.被告人郑琦要求山口镇两个旧市场的摊贩搬迁至两广市场内经营,并派保安到旧市场驱赶不肯搬迁的摊主。2002年11月24日下午,奇珠公司保安以为路过的群众陈家丰是不肯搬迁的摊主,便殴打陈家丰及其儿子陈有,致使陈家丰左颧部软组织挫伤、陈有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4.被告人郑琦派保安对两广市场内经营的摊贩进行管理并收取管理费用。2003年1月23日,李永就到两广市场卖蔬菜,因缴纳管理费的事情与收费人员起争执,被奇珠公司保安殴打。经鉴定,李永就构成轻微伤。5.2003年,被告人郑琦为建设两广市场征地问题与山口镇村民产生矛盾。2003年4月10日,郑琦指使被告人梁彦龙、陈武汉及奇珠公司保安队到进行强拆,遭到村民的反抗后,奇珠公司保安打伤村民李玉、林清,造成李玉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经鉴定,林清构成轻微伤。6.2014年,被告人郑琦为建设山口镇至沙田镇公路(以下简称“山沙公路”),安排被告人梁彦龙、陈祖贤等人负责跟进山沙公路项目配合政府征地拆迁工作。2015年3月20日,梁彦龙、陈祖贤带领奇珠集团保安到施工,因林地权属问题未解决而遭到村民的阻止。村民林秀琼为保护自家林地上前阻拦钩机施工,遭到梁彦龙和陈祖贤两人拖离现场并摔倒在地,致使林秀琼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7.2017年的一天,被告人郑琦为建设山沙公路,指使被告人梁彦龙、陈祖贤带领奇珠集团保安到沙田小组强拆傅亚福家的大门,遭到傅亚福的妻子黄红英上前阻拦后,奇珠集团保安将其强行带离现场并将大门拆除。十四、个人寻衅滋事犯罪事实1.2006年10月1日下午,被告人傅石生、傅亚六纠集多人开快艇到沙田海域,以被害人简清华等人在其螺场摸螺为由,强行将简清华等人摸到的100多斤带子螺拿走,遭到简清华等人阻止后便使用拳脚、木棍殴打简清华等人,后带着螺驾船离去。经鉴定,简清华损伤程度构成轻伤。

  另查明,傅石生、傅亚六与简清华达成调解协议书,傅石生、傅亚六赔偿简清华经济损失13500元。2.2014年至2018年间,被告人傅石生以被害人车鸿霏欠其27万元螺场投资款为由,多次与车鸿霏发生纠纷。其中,2018年3月20日,傅石生以被害人车鸿霏欠其螺场投资款为由,指使被告人卢李保到车鸿霏位于北海市南万码头的家具厂,持刀对车鸿霏进行威胁、殴打。另查明,卢李保因非法携带管制刀具被北海市公安局银海分局处以行政拘留四日,期限自2018年3月22日至26日。原判认定本案的事实,有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的陈述、被告人的供述、鉴定意见及鉴定意见通知书、电子数据检查笔录、现场勘查笔录、辨认笔录、指认现场笔录及照片等证据予以证实。此外,在一审审理期间,被告人郑琦、傅石生、李保忠及辩护人分别申请非法证据排除,以郑琦、傅石生、李保忠在侦查阶段存在被刑讯逼供等的可能为由,分别申请排除郑琦在北海市监察委员会留置期间公安机关所制作的全部讯问笔录和在龙潭派出所期间公安机关所制作的讯问笔录,傅石生于2019年9月13日1时41分至4时56分、9月13日23时59分至14日1时40分、9月14日15时34分至16时42分所作的三份讯问笔录,李保忠于2019年9月13日5时20分至6时35分、9时30分至10时12分、17时18分至18时22分,9月14日10时11分至48分所作的四份讯问笔录。原审法院组织控辩双方在庭前会议中对证明侦查机关取证合法性的相关证据予以质证并发表意见,但控辩双方就非法证据排除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原审法院在庭审过程中依法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调查后认为,现没有确实、充某的证据证实侦查机关采取刑讯逼供的手段收集言词证据及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故对郑琦、傅石生、李保忠及辩护人提出的非法证据排除的申请当庭予以驳回。

  上诉人郑琦及其辩护人提出:1.本案不存在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四个特征的犯罪组织,郑琦不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原判认定郑琦犯该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2.拆除山口汽车站是山口镇政府主导的拆迁行为,不是郑琦或奇珠集团实施的犯罪行为,且没有造成实际财产损失,郑琦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即使构成该罪也已过追诉时效;

  3.郑琦行贿是为了奇珠集团的利益,行贿的资金来源于奇珠集团的收入,行贿事实应属于单位犯罪,郑琦应构成单位行贿罪;4.农发项目申报由政府部门主导,奇珠集团是按照所要求的申报条件制作申报材料,申报的农发项目真实存在,郑琦不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也不存在诈骗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

  5.在第一起敲诈勒索中,奇珠集团和运德集团签订的合同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不存在奇珠集团威胁、强迫签订合同的情形,第二起敲诈勒索是傅石生等人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实施的,与郑琦无关,故郑琦不构成敲诈勒索罪;6.奇珠集团通过合法途径申请取得砍伐证,当时申请砍伐的红树林不在红树林自然保护区范围内,郑琦没有非法占用农用地的故意和行为,不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即使构成该罪也已过追诉时效;

  7.司法解释规定同时未取得海域使用权证和采矿许可证才构成非法采矿罪,新港公司持有合法申领的相关海域使用权证等,开挖砂石也是合法施工的组成部分,郑琦不构成非法采矿罪,且新港公司实际销售海砂的价值不足5亿元,原判认定为9亿多元不当;

  8.关于寻衅滋事事实,在第一起中,郑琦没有指使、授意何伟、庞少波殴打被害人苏某,在第二起中,奇珠集团组织人员到场不是为了示 威,而是防范部分不理智群众到工地闹事,维持正常施工秩序,不是无事生非或借故生非,即使构成犯罪第一、二起也已过追诉时效,在第三起中,案发时奇珠集团已报案,政府人员已到场阻止,奇珠集团实施的是协助政府工作的正当行为,在第四起和第五起中,郑琦没有指使傅石生等人实施寻衅滋事的行为,傅石生等人的行为与郑琦无关,故郑琦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9.郑琦没有多次开会动员、煽动林场职工非法上访,林场职工及家属去上访是他们表达诉求的方式,与郑琦无关,郑琦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10.奇珠集团与张云裕存在真实的油品交易,补开发票不应认定为虚开,郑琦没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故意和行为,不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11.郑琦与时任信用社负责人商定通过以职工名义编造虚假经营项目、材料的方式向信用社申请贷款,不存在欺骗信用社的情形,郑琦不构成骗取贷款罪;

  12.傅石生等人伏击被害人蒋某的行为属于犯罪预备,原判认定为犯罪未遂不当,故意伤害罪以轻伤后果作为定罪起点,犯罪预备不应追究刑责,且郑琦没有指使郑来武殴打蒋某,故郑琦不构成故意伤害罪;

  13.郑琦只构成单位行贿罪,原判认定郑琦的配偶和子女分别从黑社会性质组织收取资金和对郑琦、奇珠集团及其旗下企业、郑琦的配偶和子女的财产予以处置不当,应予返还。综上,请求本院撤销原判,认定郑琦仅构成单位行贿罪,对郑琦改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上诉人郑琦的辩护人在二审阶段向本院提交:1.仲裁申请书、农业综合开发借款合同书、中国建设银行电汇凭证、解除抵押物及还款协议、国库内部往来专用凭证的复印件等证据材料,用以证明合浦县财政局先后于2006年9月20日和2008年12月2日与奇珠公司签订农业综合开发借款合同书,分别各借给奇珠公司农业综合开发有偿资金920万元,奇珠公司于2019年5月20日偿还了借款本金1840万元及利息78.3353万元给合浦县财政局,双方就逾期利息922.024万元的偿还问题达成了协议,故郑琦不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也没有实施虚构事实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

  2.合浦县党委、政府于2013年7月5日召开港口建设合法性通报会的会议纪要的复印件,用以证明沙田港建设是合法的,奇珠集团没有采用聚众造势的手段使沙田镇群众产生恐惧心理,郑琦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红树林管理处在会上表示“经我处与市、县共同审核,确认红树林经过批复,没有超出范围”,不存在郑琦通过编造虚假材料骗取砍伐证的情形。上诉人郑琦的辩护人在二审阶段还向本院提交调查取证申请书,请求本院向合浦县人民政府等部门调取会议纪要、决定等证据材料,用以证明沙田渔港码头及沙田港区航道一期工程项目是合浦县政府大力支持的项目,新港公司实施的航道、港池疏浚行为是合法行为,郑琦不构成非法采矿罪。

  经二审审理:原判认定原审被告人陈武汉参与第四起寻衅滋事犯罪,属于纠集他人多次寻衅滋事有误,导致对陈武汉犯寻衅滋事罪量刑不当,应予纠正,原判认定的其余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某,适用法律正确,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本判决为终审判决。